三周两次定向降准 支持实体经济被放至更突出位置

2
发表时间:2020-04-08 14:26

三周之内,存款准备金工具两次被宣布使用。


央行43日称,决定对中小银行定向下调存款准备金利率1个百分点,分两次实施到位,共释放长期资金约4000亿元。而上一次央行宣布定向降准,则是在时间相隔不远的313日。


与以往不同的是,“价格措施同时被使用——47日起,金融机构在央行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下调至0.35%,鼓励银行把资金用于利率水平更高的信贷投放、债券投资。


由此可以看出,伴随着全产业链的复工复产,稳健货币政策开始更加注重灵活适度,把支持实体经济恢复发展放到更加突出的位置。


4000家中小银行获益

确保全部资金低价投向中小微企业


此次定向降准的对象是中小银行。

央行有关负责人介绍,中小银行包括两类机构:一类是农村信用社、农村商业银行、农村合作银行、村镇银行等农村金融机构;另一类是仅在省级行政区域内经营的城市商业银行。两类机构合计近4000家,在银行体系中家数占比为99%


据央行测算,此次定向降准可释放长期资金约4000亿元,平均每家中小银行可获得长期资金约1亿元,有效增加中小银行支持实体经济的稳定资金来源,还可降低银行资金成本每年约60亿元,通过银行传导有利于促进降低小微、民营企业贷款实际利率,直接支持实体经济。


从具体操作看,定向降准分415日和515日两次实施到位,每次下调0.5个百分点。

上述负责人解释称,此举是防止一次性释放过多导致流动性淤积,确保降准中小银行将获得的全部资金以较低利率投向中小微企业。

此次降准后,超过4000家的中小存款类金融机构的存款准备金利率将降至6%,为较低水平。


进一步降低中小银行存款准备金率,将增加中小银行的资金实力,有助于引导其以更优惠的利率向中小微企业发放贷款,扩大涉农、外贸和受疫情影响较严重产业的信贷投放,增强对实体经济恢复和发展的支持力度。上述负责人称。


超额准备金利率12年来首降

推动银行提高资金使用效率


与定向降准相比,超额准备金利率下降超出市场预期。央行称,自47日起,将金融机构在央行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从0.72%下调至0.35%

所谓超额准备金,是存款类金融机构在缴足法定准备金之后,自愿存放在央行的钱,由银行自主支配,可随时用于清算、提取现金等需要。


央行对超额准备金支付利息,其利率就是超额准备金利率,2008年从0.99%下调至0.72%后,一直未做调整。

此次超额准备金利率大幅下降,无疑会影响银行在央行存放超额准备金的积极性,并最终影响银行体系创造货币的能力。


此次央行将超额准备金利率由0.72%下调至0.35%,可推动银行提高资金使用效率,促进银行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微企业。央行有关负责人称。

财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超明认为,此举将激励银行把资金用于利率水平更高的信贷投放,让更多资金流入实体经济,也有利于增加对中小企业的信贷融资。


方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颜色表示,此次超额准备金利率下调,除了提高贷款意愿外,也使得银行更有意愿购买债券,为发行更多特别国债和地方专项债提供流动性支持。


颜色进一步指出,不管是增加贷款还是购买债券,对于银行业来说,都是进一步扩大资产负债表,商业银行依然需要相应地补充更多的法定准备金,以满足央行的准备金要求。


因此,这一操作对于央行来说,实际上是部分超额准备金变成了法定准备金,准备金账户里面的资金总量并未发生太大变化,但是这种操作增加了经济体系里的流动性,起到了金融支持实体的作用,有助于国债、专项债的发行和增加实体经济的信贷。


货币政策把支持实体经济恢复

放至更突出位置


无论是对多达4000家中小银行定向降准,还是大幅下调超额存款准备金利率,都可以看出,货币政策把支持实体经济恢复发展放到更加突出的位置。

货币政策具体将如何操作,尤其是降准和降息之间该如何抉择?

此前,市场有声音认为,从去年8月份开始,贷款市场报价利率(LPR)已经下降了26个基点,挤压了银行利差,因此,存款基准利率有下调的必要。


对此,央行副行长刘国强指出,存款基准利率是利率体系的“压舱石,作为一个工具可以使用,但是这个工具比较特殊,实行起来要进行充分的评估。

比如,物价情况,目前居民消费价格指数(CPI)明显高于一年期存款利率;也要考虑经济增长和内外平衡因素,利率太低会否加大货币贬值压力。特别是存款利率跟普通老百姓关系更加直接,如果调整成为负利率,要充分评估,要考虑老百姓的感受。刘国强称。


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、清华大学金融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马骏说,市场人士可以重点关注高层最近提出的“运用好全面降准、定向降准等政策工具。

鉴于外汇占款已经不是基础货币供应的主渠道,而稳定经济又需要适度的广义货币增速,未来央行在全面降准、定向降准方面还会有较大空间,在必要情况下也可以加大公开市场操作的力度。


刘国强介绍说,下一阶段,货币政策要分阶段把握好力度、重点和节奏,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,充分满足市场需求,绝不会让市场出现“钱荒,当然钱也不要变毛,实现广义货币(M2)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名义GDP增速基本匹配并且略高一点。


刘国强还要求,实施好定向降准,发挥好准备金工具的正向激励引导作用;同时,积极推进LPR改革,强化定价自律机制,引导银行适当向实体经济让利,促进企业综合融资成本明显下行。


分享到: